貼上  |  取消
+
  咀嚼、吞下,咀嚼、吞下,咀嚼、吞下。我重複著這個動作,吃下第二碗素食羅宋湯,番茄、大豆製牛肉、西芹、胡蘿蔔與調料的味道厚重,再加上番茄膏的濃濃甜味,吃起來我依舊不習慣。或許是因為不鏽鋼腕吧?這種碗和盤子總不能激起人的食慾,記得戈登.拉姆齊主廚的推特總是調侃這種碗盤像是監獄一般,我曾經把它當作笑話,沒想到現在我就在監獄看著鋼碗,不斷用湯匙挖著僅剩底部一絲絲的湯汁。湯汁裏頭有著糊糊的黑色顆粒,胡椒粒?不確定,但傳統羅宋湯是不加胡椒的,更何況這湯裡也沒胡椒的味道。那這是甚麼?焦掉的胡蘿蔔塊嗎?還是素肉?又或者鹽巴?算了,我專注在這事做甚麼。
  雖然有白麵包可吃,但我還是選擇了酸麵包,隔壁的男人則選擇了克拉斯諾謝利斯基麵包。酸麵包跟這東西都屬於黑麵包的一種,但酸麵包皮比較厚、比較鬆軟;克拉斯諾謝利斯基麵包皮薄而脆,也較香。我對食物的鑽研是一流的,我知道哪種牌子的小麥粉更適合做麵包,我知道哪裡的番茄更適合做羅宋湯,我也知道如何將脂肪量高、騷味較重的人肉變成一道佳餚。
  「嘿,小子,你來自哪裡?」隔壁的男人邊咀嚼著麵包邊對我說。
  「克拉斯諾達,黑海東岸的城市。」
  「不錯,我來自莫斯科西南行政區。」
  「不錯,是嗎?」
  「是啊。我叫做亞歷山大.皮丘希金,叫我皮丘希金先生就行了。小子你叫甚麼名字?」
  「巴克夏耶夫(Dmitry Bakshaev)」
  「不錯,入獄第一天感覺怎樣呢?」
  「我想念我老婆,她叫做娜塔莉亞(Natalia Bakshaev),是我被趕出家門時收留我的人。」
  我想起我的老婆,捲長髮、大臉、外加不算豐腴卻標準的身材。她總是畫上大大的口紅,搭配著假睫毛與畫出來的細細假眉毛,她的法令紋很深,很有俄羅斯女人的風味。我還記得她有張穿著白色西服的照片,深到胸脯的領口與一條黑色的皮帶係在腰間,內搭一件條文短袖,那張照片的她美極了。然而,在這片美麗背後卻隱含著如同黑洞般的卑劣、劣根性,不,或許我們該說人的本性吧。
  說到底,人的本性究竟是甚麼?是善是惡我們都不清楚,但世上卻有許多職業是靠著相信人性為善這基本道理而行的,例如警察、法官、醫生、教師。警察依靠著人性本善的經驗無差別地保護大眾,他們只能相信人性本善地做事,他們從不懷疑自己幫助了壞人或者食人魔;法官必須根據自己的心念來判斷善惡,然而這往往都會造成錯誤,惡人逍遙法外,善人鋃鐺入獄;醫生在就職之前要發誓不對任何生命棄之不顧,儘管對方是惡人,儘管對方殺了人,儘管對方吃了人肉並且沾沾自喜;教師依照著人性本善的執念教育著秧苗,大家都愚蠢地相信人性本善呢。
  惡劣,這一本性已深根蒂固於我的腦內。如果要以一個人來形容我的話,克萊圖斯.卡薩伊或許是最適合不過的了。甚麼?你說你不認識他,或許你可以GOOGLE看看,然後慶幸這一切都只是漫畫。但我的經歷不是漫畫,也不是故事,而是一段歷史。死了三十個人並且長達十八年的歷史,怎麼樣?很有趣,對吧?但我相信你不想聽我講每一個人的死法、慘狀、味道、男女、老幼,甚至是肌膚摸起來的粗糙感。你們懂嗎?我曾吃過一個女人的臉皮,都是化妝品的味道,難吃,相信我你不會想品嘗的。
  「不錯,小子,這裡的麵包不錯,跟我在超市吃到的相差不遠。」
  「超市?您進來多久了?還記得超市的味道?」
  「我是2006年進來的,所以是12年。那個從特製烤爐剛烤出來的麵包的味道,我無法忘懷。」皮丘希金吞了吞口水。
  「12年,我無法想像自己在牢裡待12年會是怎樣。12年過後,我還會有下個12年嗎?還是我早已被處死了呢?如果是的話,我至少希望跟我的妻子葬在一起。」
  「不錯,小子,知道自己可能會被處死這點覺悟不錯。但你知道的,這國家09年就已經廢死了,你死不了的。」皮丘希金將麵包都吃完了,隨後向我要了點麵包。我剝了一半給他,他滿意地吃著。
  「可以問問您是為何入獄的呢?像您這樣看似和藹的人倒不像惡人。」
  「惡人?你懂甚麼是惡人嗎?我相信你不懂的,小子,我殺死的六十三人也不懂。哈...哈...哈...巴克夏耶夫,我知道的事可多的呢,你吃了三十個人(畜生),十八歲被趕出家門,然後被撿走,出生就被拋棄,童年母親的離世對你的打擊很大對不對?」我緊握起拳,為何這男人知道我所有的事?猜不透是誰透露了,就連媒體都還沒有我的資料啊。
  男人作勢點起了香菸,當然是根空氣香菸。我想他肯定心想我的表情配上一根香菸與啤酒再好也不過。我不禁懷疑我被這男人吃了嗎?我被當作食物下嚥了嗎?食人族的我第一次被人吃掉。我的厭惡、憎恨都被當作下酒菜吞了下肚嗎?我想是的,這男人比我想得更有料。他很聰明,聰明到第一次見面便對我瞭若指掌。
  「你到底是誰?為何知道我的事?」
  「不錯,小子,問對問題了。我想我是你之後的心靈導師,懂嗎?你是鳥園中被剪斷翅膀的小鳥,而我則是裏頭的老鷹。等到你學得夠多了,你就不會再想起你的妻子,還有橘子人頭蛋糕之類的東西,甚至就連人肉的味道都會忘記。」
  這男人咧嘴笑著,整齊而乾淨的牙齒與成絲狀的口水讓我無法忘卻。惡意,這男人充滿了惡意。這男人想把我變成他。災難,真是場災難啊...
  接著,鈴聲響起,午休時間結束了。我們被趕回了房間。
  「不錯,小子,歸順他們是不錯的決定。等到你能再次展翅飛翔,我想我會和你一同逃離這鬼地方。」
  殺人,食人,我不停地想著這之間有甚麼差別。或許只有肚子餓了的差別,我想我會為了吃發動革命、戰爭,並且帶來死亡。餓了...就要吃,但吃甚麼是我自己決定,人或者羅宋湯。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巴克夏耶夫      
本篇作者  :  .K, the no one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xanxus0309/my.190115.100153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已完結   2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15 次,  閱讀值 0.1
俄國食人夫婦的故事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5 人讀過,閱讀值 : 0.1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