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莫桑里警官擺弄著手中的老舊錄影帶,上頭寫著編號一,是這次案件中的證物。他挺起肥碩的肚子站起來走到電視機旁,將它放進紅色跑車的倒帶機,讓裏頭的內容回到最一開始。就算只是如此簡單的動作,也讓他汗流浹背,使得整個房間充滿了濃濃的汗味。老男人的汗肯定不是香的,裏頭夾雜著加齡臭與一股雨水的味道。是不是今早的梅雨讓他頭皮發生了甚麼化學變化,才產生這種味道。雖說這種味道不好聞,但絕稱不上最糟糕的。他聞過最糟糕的味道,讓他一輩子難忘的味道,那就是人的屍體放久發臭的味道。
  不曉得為甚麼,人的屍體總是比其他動物的屍體來的更加難聞。是甲烷的成分多嗎?還是細菌的原因?抑或者人身上有甚麼特殊的寄生蟲產生硫磺及酸與酯類的氣味?不知道,畢竟他不是學化學的,怎麼可能對這些味道瞭如指掌呢。說起來,為甚麼會發出這種味道呢?剛死的人與活著的人身體組成成分應該相同吧,那為甚麼活人只有汗味,而死者卻發出屍臭味呢?是因為沒有靈魂的緣故嗎?或許靈魂才是味道的關鍵。
  相信我,你不會想看這部影片的,莫桑里警官在心中喃喃自語。服役二十一年,甚麼大風大浪都見過,但就是無法忍受人潰爛的屍體。相信他,只要人出現了巨人觀後,就不再是人了,只是個披著人類外衣的怪物。怪物?沒想到他會這樣形容已死去的人類。或許對死人要保有尊重,但對屍體呢?我們應該要尊重的是死者的靈魂還是屍體?如果是屍體的話,那那些法醫、法檢人員的行為又該怎麼說,他們可是剖開了屍體,從裏頭翻攪內臟、再挖出子彈之類的東西。他們聞著難聞的氣味,就算噴再多消毒液與香水都無法掩蓋掉這股氣味。那股糞便混合尿液再混合硫磺與細菌、黴菌的氣味著實讓人難聞,有時候還會有法檢人員嘔吐的臭味,這樣說好了:糟糕透頂。嘿,至少往好處想,吐了一個便當後你可以吃第二個,當然也要你吃得下去。相信莫桑里警官,如果你剛進行完一場法醫工作,你最不想吃的就是德國豬腳配馬鈴薯泥。那股肉腥味與菜腥味會變得很厚重,如同一條圍巾勒住脖子一樣。不過據說酒精能麻木人的感官,所以有些法醫會在工作前喝兩杯高純度的烈酒,以達到麻痺嗅覺的目的。
  好了,該看錄影帶了,無論內容是甚麼他都準備好了。莫桑里警官按下播放鍵,讀取條很快就讀取好了。DVD的字樣在螢幕中間直線前進,直到撞到邊框才換色、換方向。莫桑里警官想起小時候無論怎麼等都等不到DVD字樣撞到角落,所以他到現在仍然很好奇撞到角落會發生甚麼事。影片開始了,場景是在停屍間,中間有個男人沒穿著防菌袍而是短袖便服,他不停發抖,感覺很冷,就連喘氣都會有白霧出現。這個男人不是法醫,也不是檢察官,他是關策爾警官。
  「有錄影了嗎?應該有吧。大家好,我是關策爾.德特列夫,據各位所知我是名德勒斯登的警官,但不為人知的部分是我擁有食肉癖的症狀,這代表我想要吃人,活人死人都好,而這件事只有我的心理醫生知道。」關策爾警官坐在驗屍台上比手畫腳,他那真切、認真的神情與以往在講台上講課時無誤。想想,莫桑里警官也是關策爾警官的學生,他很崇拜他,甚至為此轉到同一分局工作。
  「食肉癖是一與性相關的食人幻想現象,在網路上一個名為『屠宰和同類相食』中,會員會幻想著吃掉自己所喜愛性別的其他會員,或者幻想著被他們吃掉。所以我們才說,人食人戀物或人食人性心理變態是最極端的性戀物之一。」關策爾將手伸出來,凝望著它。
  「看,現在我就想一嚐這隻手的味道。肉味?血腥味?骨髓的甜味?皮膚那淡淡的汗味?或者是老繭與污垢的味道?很特別,我想吃,非常非常想吃。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得先吃了這些,這些死人帶有的獨特味道我必須第一個品嘗。你們懂嗎?福馬林與冰鎮過的消毒水的氣味現在充斥著整個房間,除此之外還有水腥味。很棒...或許吧?」關策爾走向一旁的包包,拿出手鋸、剁刀、屠刀與大剪刀。此時,莫桑里警官只心想都已經2013年了誰還在用錄影帶呢。
  關策爾警官拿出大剪刀,那是有著紅色刀柄的鋒利螃蟹剪刀,他早在家將它重新打磨一次,現在這把剪刀既鋒利又堅固耐用。他拖出其中一具屍體,是個英國女人,看起來二十五歲左右,高挺的鼻翼與粗曠的紅唇非常顯眼,眼睛是閉著的,但任何人都看的出來她有雙大眼睛。關策爾重重喘氣,他剪下了女人的耳朵,一口吃掉。
  女人沒流太多的血,但長相卻變得有些許怪異,或許是少了一隻耳朵的關係吧。關策爾不停地咀嚼,他發現耳朵有點太大塊了,既韌又難咬,口感有點像潮掉的餅乾,或者國外吃到的滷豬耳朵,但是耳朵上的細毛使口感更加不舒服;味道方面就不一樣了,有點像泡過藥水的羔羊肉,沒有調味只有血腥的肉味與軟骨的那般食之無味。
  「好吧,我必須承認這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好,或許換個部位會好很多。」
  關策爾把焦點轉移到腳上,那不大不小、沒有死皮及細紋、光溜溜的雙腳。很漂亮,女孩的腳長得很整齊,是雙漂亮的羅馬腳,這雙腳似乎帶有淡淡的汗香味與一點點玫瑰精油的香氣。腳後跟不會太突出、指縫偏窄,指甲也打磨的光亮,看來是位非常注重雙腳的女孩。關策爾將臉緊貼著腳底板,又聞又舔的,好似一球甜美的冰淇淋一樣。這雙腳使人垂涎三尺,如同瑰寶一樣。關策爾勃起了,他邊吸吮腳縫邊自瀆,那味道令他永生難忘。不是甜味,而是女性專有的迷人香氣,他想起了初戀的美好似乎也是如此。啊啊,女人真棒啊(這並不代表他排斥男人)。
  他想保留女孩的雙腳,所以將注意力轉移到女孩的陰部上。他劃開兩道裂縫好割下整個陰唇。陰部的味道很重,尤其是死人的陰部,有一股發臭的魚腥味。關策爾只咀嚼了兩三下便吞下去。不好吃,這是他唯一的感想。他將女孩的房間推回去裏頭,並且又坐回了驗屍台上。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下次見,peace out。」第一卷錄影帶就到這為止。
  莫桑里警官退出錄影帶,隨後便扔回了證物箱中改拿出紅色螃蟹剪刀。這把剪刀上頭還沾有女孩的血液、DNA與死皮細胞。看完剛剛的錄影帶後,莫桑里警官不禁好奇人是甚麼味道,一股衝動油然而生,他想舔舔看這把剪刀剩下的血液;他想用這些刀具切開一個人的身體並且吃了他;他想要剪下自己的舌頭嚐嚐味道。他正在受關策爾的意志考驗,考驗他是否還能為人;考驗他是否還走在正道上。噁心,他寧願吃甜甜圈也不要吃人,莫桑里心想。
  他拿出編號二的錄影帶,是在民宿地下室的密室中拍攝的。裏頭光線昏暗,或許是為了製造氣氛吧。裡面沒有甚麼家具,只有一套系統式廚房、幾張桌椅、冷氣、冰箱、電腦和酒桶。除此之外,有許多的性虐待相關物品,手銬腳鐐、皮鞭、刀刃、口球、四個角落有皮帶的床。
  「嘿,又是我,關策爾。我在屠宰和同類相食網站中認識了一名波蘭籍的商人沃伊切爾(Wojciech Stempniewicz)。我們聊得很來,以幾封標題為屠宰盛宴(Schlachtfest)的電郵書信來往,最後我邀請他來這裡,讓我們歡迎他。」接著,一名大鬍子的中年男性走進螢幕。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想被吃的男人,該不會關策爾用了甚麼騙術吧。
  「嗨,大家好,我是沃伊切爾,我來自波蘭。是在屠宰與同類相食網站中認識卡利古拉31的,也就是好朋友關策爾。」
  「首先,先確認一件事:你想死,對吧?你說過你想被殺,好讓你的幻想成真,對吧?」
  「是的,沒錯。請你殺了我,再吃了我吧。我會很感激你的。」
  「脫掉衣服吧,我也脫掉。我想摸摸你的身體。」沃伊切爾不疑有他,他脫光了衣物並且看起來相當自然、不彆扭。關策爾也脫掉了衣物,露出體毛旺盛的下體與胸、腿。
  兩人相互撫摸著,隨後關策爾的舌頭開始在沃伊切爾的身上游移,他想吃掉他,就在現在。現在他必須品嚐沃伊切爾的味道,他的鹹味、他的甜味、他的汗味、他的沐浴精味。沒過多久,他將沃伊切爾吊了起來。
  「我很想品嚐你的味道,現在!」
  「先殺了我,你就可以吃了。」語畢,關策爾拾起一旁的手斧一刀割開沃伊切爾的喉嚨。
  大量的血流了出來,關策爾舉杯盛滿並且一口灌下。血液富含營養、醣分、礦物質與多項人體所需的重要元素。各位知道嗎?就連蝴蝶這麼柔弱的生物也會吸血,那莫過於人類。關策爾將屍體用電鋸鋸成數份,並且特地切下整組陰莖與睪丸。有了前輩阿明.邁韋斯這位食人魔的教訓,他知道人肉是不可以生吃的,太韌並且血腥味太重。或許算是致敬吧,關策爾將屍體的陰部切片並加白酒、胡椒、大蒜、鹽、迷迭香後煎來吃。
  味道很香,這就是人類靈魂的味道。現在,沃伊切爾的靈魂正透過這道料理的味道傳進關策爾體內。啊啊,多麼美味啊。那股香料的清香、玫瑰鹽的鹹味、淡淡的肉味與血腥味,令人欲罷不能,就好像宮廷會出現的頂級料理一般。關策爾不禁想到中國古代皇帝的宴席或許也會吃人,不,這麼好吃絕對會擺上桌吧。人口這麼多,就算消失一兩人也不會怎樣吧。
  影片就到此結束,莫桑里警官難以平復心情。五十分鐘的影片好像過了好幾個小時,沒想到關策爾警官與那名食人魔阿明.邁韋斯這麼像。如果早一點發現的話,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不,不會的,莫桑里警官停下舔拭剪刀的動作對自己說道。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瓶中信】味道      
本篇作者  :  .K, the no one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xanxus0309/my.181227.112053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1 ,   3 千字,  已完結   2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73 次,  閱讀值
瓶中信味道。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73 人讀過,閱讀值 : 1.5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