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還願 DEVOTION》心得──為什麼恐怖故事依然沒有結束?





《還願 DEVOTION》心得,自言自語
※以下涉及劇情透露,請斟酌後再開
※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未完待續,後續看狀況
   
   


  「《還願》是款設定在1980年代台灣的敘事型心靈恐怖遊戲,述說在這塊信仰與生活密切連結的土壤上,一戶三口之家在老公寓中曾有的日常光景,以及一些難以抹滅的回憶。當你遊走在一個又一個過往片段,隨著一層層的解謎抽絲剝繭,逐漸挖掘出掩埋在家的表象下,那些難以面對的不堪真相。」

  ──節錄自官方新聞稿
   




  昨日2/19晚上九點(書寫時間為2/20),《還願 DEVOTION》正式發售。網路頓時沸沸揚揚,在各玩家破關後,無處不是《還願》的討論。因此關於遊戲體驗、遊戲劇情或遊戲彩蛋等,相信各網站上已有充分的資訊,在此不贅述。
   
  《還願 DEVOTION》的劇情大致能如此歸納:父親杜豐于盲信宗教「慈姑觀音」,拒絕正視經濟困境與女兒病情,親手葬送了心愛的女兒,最終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從這觀點來看,父親杜豐于簡直十惡不赦。他愚不可及又執迷不悟,為了面子害妻害女;他是致使悲劇的罪人,縱然被騙也是愚昧所致,不值得同情;他太過愚笨,沒有遠見,無謂的自尊過高,大男人主義害慘了妻女也賠了自己。而何老師?幹你何老師。
   
  並且,大多數人都認可的最恐怖的故事:2019還有一大票何老師和他的信眾。
   
  為什麼?為什麼恐怖故事依然沒有結束?為什麼時至今日依舊有第二第三個杜豐于?甚至出現第三第四個杜美心與鞏莉芳也難以改變現狀?「何老師」底下的受害者仍層出不窮。世人說被騙是因為笨,蠢蛋才會輕信詭異宗教。但是,杜豐于真有那麼笨嗎?
   
  杜豐于貴為紅極一時的創作家,即使後來江郎才盡,應該也有一定的教育程度,說他笨或許不太公平。可他被騙是不爭的事實。同處在一個家中,為何鞏莉芳就沒被騙?
   
  是什麼原因,導致被騙與不會被騙這兩條路的差異?
   
   

《1980年的民俗風氣》
   
  我們可以假定杜豐于的人生:他曾經大紅大紫,不僅是知名創作家,還娶了美麗的大明星做妻子,並恩恩愛愛生下具歌星潛力的可愛女兒。他擁有人人稱羨的家庭與地位,人生順遂,美好又美滿。杜豐于知道,社會在看著他,看著他的家庭,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熟知媒體的他知道世人在期待什麼,亦知道兩位紅人組成的家庭有多大的吸引力,所有蛛絲馬跡會如何遭到放大鏡檢視。
   
  他,與妻子,與女兒,都是公眾人物。
   
  「哎呀,你看那個誰,以前紅成這樣,當年還娶了女明星,結果連妻女都養不了,還讓妻子出來工作,真是可憐了女明星。早知道那樣啊,還不如別嫁的好,如今多落魄啊,丟臉囉。」這是鄰居的閒話嗎?或是親朋好友的數落?還是居住社區的竊竊私語?
   
  不,這是來自整個台灣社會的取笑。媒體最喜歡光鮮亮麗的明星墜落的新聞,觀眾更是樂此不疲,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沒什麼比這更好了。
   
  那是個還停留在「男人養家,女人帶小孩」觀念的時代。
   
  1980年,距今近40年前,別說杜豐于大男人主義了,幾乎所有人都是在大男人主義的教育下長大的。社會風氣就是贊同大男人主義。這是台灣舊社會氛圍下的產物,當時候默認的價值觀。
   
  杜豐于愛面子,因為華人社會教導他面子無比重要,為了避免「沒面子」,從小長輩便灌輸許多諺語。為顧及面子,家醜不可外揚;為顧及面子,妻子不可隨意回娘家;為顧及面子,丈夫不應將養家要務交由妻子;為顧及面子,夫妻應床頭吵、床尾和——說話顧面子,交往顧面子,萬事都要顧面子。就連鞏莉芳的母親都多少贊同。
   
  對杜豐于而言,他最怕的結果是一切曝光,成為眾人的笑柄。劇本失敗已成公開事實,不能再讓人發現更多問題了。所以他大魚大肉,他大買特買,賣了舊屋買了新家,為了不被懷疑而邀請親朋好友見識裝潢,想方設法營造出一如往昔的模樣。不只是自我欺騙,也是為了掩人耳目。可以說,這些舉動證明了杜豐于不笨——他聰明得很,聰明得知道該如何隱瞞事實。
   
  但此時的杜豐于並未打算投靠慈孤觀音。生活是難過了點,可靠過去夫妻倆打拼的老本倒還撐得過去。直到女兒杜美心出現病情。
   
  這邊不得不提到杜美心的身份。身為名創作家與女明星之女,杜美心的出生受到媒體廣大注目,說從小在他人目光下成長也不奇怪。發現愛女具有歌星天賦,父親冀望杜美心能成為下一代明星。除了面子與經濟因素之外,也是出自望女成鳳的父愛。
   
  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自幼肩負眾人期待,又處於父母常為經濟而爭吵的環境下,種種壓力讓她喘不過氣——是實質上的無法呼吸。一言以蔽之,就是心理疾病。
   
  在那個尚未有健保的年底,醫藥費是一筆不小的支出。數次看病卻遲遲找不出病因,經濟越來越困頓。他怎麼可能不知道讓鞏莉芳復出才能解決經濟困難?他當然知道,但他不能做。一旦鞏莉芳復出,事情就會曝光,他前面所做的全部就沒了意義,他最害怕的結果就會發生。
   
  另尋跑道?不,廣受注目的他只要轉換工作就會被發覺真相。他可是才子,曾寫過數次爆紅的作品,就能再寫一次。杜豐于依然埋頭於創作,相信一切只是時運不濟,他能再創高峰,扭轉現況拯救妻女。
   
  然而事與願違,杜豐于書寫的故事早已被社會淘汰。而夫妻倆的紛爭越趨激烈,杜美心的症狀就更頻繁。杜豐于面臨經濟壓力,社會處處說他失敗,對真相曝光的恐懼日漸增加,又不忍心看愛女受苦,內心焦急萬分。可該怎麼辦?他的自保舉動都是作繭自縛。杜豐于走投無路。
   
  說巧不巧,他正好聽見樓上何老師的傳聞,聽說老師信奉的慈孤觀音很靈驗,信眾龐大,有求必應。
   
   
  當年民俗信仰盛行,求神問事乃是常見之事。
   
   
  何老師是名女性,聲音好聽,個性認真。她細細傾聽杜豐于訴苦,設身處地理解他的痛苦。何老師的眼神是如此誠懇,語氣是如此堅定,她告訴杜豐于,慈孤觀音必定能拯救愛女杜美心。
   
  杜豐于感動萬分。從未有人能理解他的苦痛,未曾有人能在滿足他的需求下解決問題,並且何老師的信徒眾多,不僅許多人願意為她背書,態度又如此真誠,這是多麼值得信任。此刻,杜豐于內心的焦急終於有了出口。
   
   

《信仰的必要性》
   
  人類純然且純粹地需要信仰,信任是社會得以茁壯的要素之一。尤其在環境極不穩定時,人們更加渴望信任,尋求情緒的出口與相似的價值觀,或得以依靠的事物。無關身份或聰明與否,決定是否受騙的關鍵因素往往在於環境。生活劇烈轉變、不感與孤獨、恐懼及陌生、負債壓力或家庭變故,種種原因都促使人們受騙。壓力致使人無法有邏輯的思考,這也是為什麼杜豐于此時才上當,若在早些時候,生活尚可過去,他或許只會嗤之以鼻。
   
  何老師打開了杜豐于的心房,給了他全新的信仰道路。正如同前人所說的:「善意的謊言」,被騙並非完全的壞事,多的是自欺欺人或被隱瞞真相後獲得好成果的例子。杜豐于暫時放下心頭重石的同時,家庭關係也獲得改善,杜美心的病自然減緩,鞏莉芳雖對慈孤觀音仍有存疑,但舒緩的關係仍舊讓她鬆了口氣。可以說,慈孤觀音確實一度改善他們的困境。
   
  然而改善終究是一時。杜美心的病暫時減緩了,最大的經濟問題卻尚未解決,缺乏經濟源的家庭難以維持,夫妻不久後自然又起紛爭。和過往不同的是,杜豐于有了求助的管道。
   
  就在此時,彷彿在朝笑杜家般,夫妻倆終於得知一項晴天霹靂的消息:女兒杜美心的病源自於心理。
   


《精神疾病的污名化》
   
  不論是恐慌症或憂鬱症,或是各類如今時常耳聞的各種精神疾病,在當年都能被三個字簡單帶過:神經病。
   
  精神疾病的污名化源自整個傳統社會。準確的說,當年人們對於精神疾病的認識全然不足,以至於將精神病患者視為不潔之物並避而遠之。「面子」是社會文化長久下來建構而成的價值觀,對杜豐于來說是不可侵犯的堡壘,此時女兒真實病因的消息,更是挑戰他已搖搖欲墜的理智。
   
  即使如此,杜美心的病還需待醫治也是事實。經濟已夠困頓,醫藥費無疑會壓垮整個家庭,有什麼辦法能不讓人發現,又能以更少的費用醫治女兒的病?想起曾經控制住女兒病情的何老師,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趁勝追擊的騙子》
   
  杜豐于將女兒病情得以被控制的功勞歸因於慈孤觀音,慈孤觀音佛光普照,法力無邊,又怎麼可能不拯救他呢?何老師再度為絕望中的杜豐于伸出援手。正如何老師所說的,祈求乃需信念、虔誠與金錢,精神與實質物資兩者缺一不可,只要誠心發願必能成真。至此,曾一度拯救杜家人的何老師,頓時成為引導杜豐于走向成魔道路的引路人。
   
  騙徒之所以是騙徒,是因為他們懂得掌握人心,操控受害者的一舉一動。他們有著出色的溝通技巧和察言觀色的能力,能在與人一言一行的互動中捕捉到重要資訊,然後靠著故事鋪陳、詞藻裝扮或同理心來讓人聽信他們的花言巧語。
   
  騙徒,懂得滿足受害者的想像。
   
  杜豐于窮途末路,失去理智,簡直是頭肥美的羊。何老師能取得杜豐于的第一次信任,就能輕易取得第二次、第三次,並繼續海撈一筆。滿足杜豐于的想像並非難事,騙子精於捕捉訊息,並佈置成對他有利的局面。杜豐于越是與何老師交談,何老師掌握的手牌就越是多。所有杜豐于提供的生活資訊都能成為何老師下手的弱點。
   
  一流的騙子除了話術,也擅長利用周遭事物來加深說話的說服力——當事人的自吹自擂不可靠,從第三者嘴裡說出的話就可信多了,一個人不夠就兩人;兩人不夠,到第三人說時總會動搖。安排幾個人假裝信徒替自己背書可不是什麼難事,更遑論搜集資訊,或是配合演一齣戲碼。何老師的據點就在杜家樓上,要掌控杜豐于簡直輕而易舉。
   
  社會風氣若是推手,群眾就是使人沈淪的毒藥。杜豐于自以為聰明,實際卻是受人擺佈的棋子,他萬萬沒想到身旁的人事物都經過巧妙安排,以為所有行動出自己意,殊不知其實全是人為操控下的結果。何老師顯然熟知得人信任的手法,於是杜豐于心甘情願掏出錢,投奔於不可思議的力量,一步一步走入深淵。而那已經是妻子鞏俐芳無法挽回的。
   
   

《女性的無可奈何——夫唱必婦隨》
   
  鞏俐芳的無奈極其寫實,巧妙呈現了女性在當年社會的處境。她不是沒試圖挽回過,而是試過卻求助無門。
   
  命運對她太殘酷,誰知道這對郎才女貌的鴛鴦竟會走入悲劇。鞏俐芳體驗過大紅大紫的風光,後嫁得才華橫溢的好郎君,即使為家庭息影也喜獲可愛聰穎的女兒,夫妻雖偶有摩擦,但前期仍稱得上幸福美滿。她的出嫁是社會普遍贊同的門當戶對,她的息影符合社會對女性養育兒女的期待,她對丈夫的乖順亦符合社會對女性的價值認定;諷刺的是,這些「社會認為是正確的事」沒有為鞏俐芳帶來光明道路,反而徹底剝奪她拯救家人的可能性。

(待續)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還願 DEVOTION》心得──為什麼恐怖故事依然沒有結束?      
本篇作者  :  kuk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s910423/my.190311.144448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評論  
作品進度  :  1 ,   4 千字,  未說明   10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9 次,  閱讀值
社論 事論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1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9 人讀過,閱讀值 : 0.5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