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你的睡姿一向在睡前與睡後都相同,連被子也不掀一次;睜開眼睛的同時也能發現眼底沒有絲毫睡意,抬眸往透出漸藍微光的窗簾看去發現天還沒全亮,接著拿起整個晚上都還沒暗下的手機查看時間;你也發現到耳機裡的音樂似乎又輪了一遍,於是點開程式又挑了個少聽的歌單。
  習慣性地在心底紀錄下今天的睡覺時間:三個半小時。很快地你又百無聊賴地滑著手機裡僅存的程式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直到約莫早上七點半你才忽然抖了一下,將耳機裡的音樂換成搖滾龐克,面對著床外蜷縮著身子在被子裡睜大了眼。
  你不知道一室寂靜,因為音樂彷彿在你的腦袋裡轟轟作響,打亂你的思緒,也打亂你的判斷能力。

  「叩。」

  聲響緩慢穿透過擁有良好隔音效果的重低音耳機,你無法控制地渾身打了個寒顫,你開始感到頭暈目眩、兩眼發黑,但你知道這只是開始,所以不禁紅了眼眶。

  「叩、叩、叩。」

  你顫抖的力度更大了。毫無所覺似地咬緊了牙關,比起平常抖地更嚴重的雙手按在耳機上頭,入耳式的耳塞型耳機裡似乎又聽見了更多層次的音樂,但你此時已無暇顧及到底是哪一首或你喜不喜歡。明明音樂的聲音更大也更多更雜,但那敲門聲卻依然能清楚而簡單地從門板拍打到你的心臟上,彷彿那些音樂都毫無用處。
  閉起眼睛,你希望能立刻睡著以逃離這場災難,但你知道不可能,因為你每天都不會睡太久,甚至四個小時已經是奢侈。比起平常而更加緊繃的狀態下要想失去意識就只能死去亦或昏迷,但是——

  除了承受這些痛苦,一切都毫無可能。

  思緒仍舊恍惚,你覺得腦袋疼的有些昏脹卻沒有辦法,因此你知道即使吃了十幾顆為止痛藥或普拿疼對你也沒有效果,你只能等著這股疼痛鬧夠了主動離開。
  敲門聲仍舊頓了幾秒又再度持續,你頭痛欲裂,痛楚還都集中在一小塊區域,但你卻能把心思依舊放在敲門聲與頭疼上——如果有任何人能夠讓這些該死的狀況停止,你會很樂意答應他所要求的任何事。

  最後淚水仍是流了下來。你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對於這種狀況完全無能為力,你只能煩躁而崩潰的緊抓著髮頂無聲咆哮,卻又如同幼獸一般痛苦低鳴。這樣的生活好似沒有結束的時候,每一次的開始都如同墜入深淵。

  「叩、叩。」

  你開始想要對著外頭吼叫,別吵我、別敲門、別再敲了、到底哪一聲才是真的。任何一句,只要能讓聲音停止,你都想喊。

  但你沒有,因為你不能。

  「叮咚。」

  手機一聲提示音響起,你顫著手指點開,上面是「開門」二字。你深吸了一口氣拿起床鋪旁的衛生紙擦拭臉上的狼狽,很快地確保你沒有再吸鼻子以後才拿下耳機往門口走去。
  房間的門在你生病以後總是鎖著,窗戶也是。只有待在裡頭的你能夠打開,也只有你會鎖起來。

  你旋開門把以後連看也不看便轉身走回床上躺著,全身緊蓋棉被。進來的人找了幾件衣服以後又出去了,等待了幾秒你才又走到門邊落下鎖。
  你的心情至此終於沉澱下來,因為你知道不會再有敲門聲了。拔下插著手機的耳機線,你拿著仍亮著螢幕的手機發怔。你既沒有看著手機也沒有看著天花板,更像是看著空氣中某一個物體一樣地注視著某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你很清楚你在發呆,但你當下卻沒有任何想法,完全的放空、完全沒有思考,就像待機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你才慢慢地回過神來,你已經忘記你剛剛是睡著了還是真的只是在發呆。再看了眼手機已經過了半小時以上,你開始懷疑說不定其實真的是睡著了。
  不過這已經是無法解開的謎題,每一天都是如此,所以你也沒有再多糾結,畢竟幾個月來的狀況也全都是如此。
  接著你平躺在床上,厚重的棉被完全蓋緊了身軀,你不知道你該做什麼,但你知道你不想做什麼。

貼上  |  取消
+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短篇】無名      
本篇作者  :  燭青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myayin0829/my.170803.101825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3 ,  2,303 ,  連載完   8/3 更新
點閱統計  :  65 次, 閱讀值
首發第一篇,簡而言之是以第二人稱闡述在重鬱時可能導致的症狀──幻聽,帶給病患的痛楚與感受。
希望這樣子的寫法能夠帶給想要理解這樣情況的人幫助。
自我
憂鬱
幻聽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65 人讀過,閱讀值 : 1.9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取消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