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傾倒的燈塔

 2019.01.28



  最近在 Lofter 朱白同人圈有一件沸沸揚揚的大事。

  圈內有一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寫手,在這邊就稱為「神仙弟弟」吧。神仙弟弟很早就進圈寫文,量多質精,熱度榜上堪稱榜霸。據說神仙弟弟是位年方十八膚白貌美的小哥哥,男明星的男粉原本就相對稀罕,更何況是真人同人耽美寫手,文筆之細膩超齡,還開得一手好車,一下筆就是萬鬼同哭。

  我原本也是神仙弟弟的粉絲,他的第一人稱單篇非常戳人,虛虛實實假假真真,每篇都是心臟爆擊。

  我看文章一向有看下面評論的習慣,他的評論和其他寫手很不同,彷彿傳教現場,都不是在討論文章本身,翻了好幾頁,幾乎都是一水的「弟弟的靈魂真是極致高貴極致通透」、「是我們的小神仙呀」、「果然傳世的情書都是男孩子寫的!」

  弟弟除了真人之外也寫衍生,後來他寫了一篇巍瀾,大概搬運了整整一頁的《鎮魂》原著。底下的評論還是一樣另類畫風:「事實證明只有弟弟不寫的 CP,沒有弟弟寫不了的 CP」、「稱呼您作者這格局太小了,應該稱您為作家」、「弟弟的身體裡住了一個李白!」

  我開始覺得可能是我自己的審美觀有問題,後來就沒當初那麼關注他。但也有一絲心虛,覺得是我自己心態酸了。

  後來接連幾天爆出黑料,神仙「弟弟」其實是位小姐姐,在凱千圈有過前科,人設造假,大量批皮小帳號、水軍負責在下面帶風向轉錄吹捧,技法玄妙的融梗再利用。有人指稱他抄襲藍淋原耽,他用微博小號去求藍淋回應,藍淋回了是沒抄襲,但他卻 PS 了跟藍淋的對話紀錄,假裝和對方互相關注。

  所謂神仙「弟弟」,一夜之間,就被拉下神壇。

  我在 Lofter 的第一篇文章就有破百熱度,短篇一發完,正好蹭上時事,十分鐘兩百人次閱讀。我以為是因為圈子熱,對岸人又多,稍微寫得還可以就還行,但後來再發了幾篇,就再沒有過這樣待遇。

  我分析過發文時間,發文方式,要連載還是不要連載,各種排列組合,都同樣乏人問津。有一次連載還跟神仙弟弟撞了時間,看他兩分鐘過去了四百個愛心吸塵器般入袋,我在一旁,裹緊我的小被子,抱著我的小筆電,在角落發抖。

  是吧,我就是個奈米小透明寫手,除了繼續寫,拚命寫,我又能怎麼樣呢?是不是要自己文章先寫好了再去想怎麼樣才會有人看,在那邊掐時間點,一篇拆成好幾篇,作什麼妖呢?

  這次事件在圈內的影響,在我看來甚至不小於正主發糖發刀子的震撼程度。我從沒想過,只不過是寫娛樂性質的同人文而已,還有造假寫手人設和買熱度、養水軍這種操作。為名?為利?包括我在內,許多粉絲因為真心被欺騙而難過,然而也包括我在內,許多寫手被迫重新思考自己寫作的初心。

  即便不上升到「寫作」的初心,就說我寫朱白的初心吧,好像其實也沒有寫第一篇的時候那麼的純粹了。那時心裡只有想著如何讓這個故事更加美好,能配得上那兩個溫柔的男孩,而從未去想怎麼寫才會有人喜歡,才會有人閱讀。

  可人是有創生欲,也有表演欲的,寫作是一場精神氣力的轉換,即便是再無欲無求的人,寫出來,只要放上網,天生都是希望被讚美的,我當然更不能免俗。我不可能故作清高地說我不需要讀者,不需要掌聲,我心頭血換成的隻字片言,即便再粗濫簡陋,我都想要有人喜歡。

  但太過分的虛榮心,我見那座翻倒的燈塔,我見他傾頹,眼看那斷垣殘壁,不免唏噓。

  但寫作這件事,真的很寂寞,非常非常寂寞。

  也許回到純粹寫的狀態,才能專心地去享受那樣自由的快樂。

  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莫忘初心,莫忘初衷。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日記】無人之境      
本篇作者  :  路草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menghsinchen/blog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部落格  
作品進度  :  3 ,   2 千字,  連載中   4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8 次,  閱讀值 0.6
日記
日記罷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27
|
*
-1
01/28  傾倒的燈塔
01/12  新日記
01/01  目次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7 人讀過,閱讀值 : 0.9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