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肉丸子




  這道菜其實沒有特定名字,我們家一向叫它「肉丸子」,以台語發音。

  從小它即是家中晚飯或便當的常客。起初是父親想念家鄉味,老纏著母親要她做出記憶中那道肉丸子的味道,母親抝不過父親的糾纏,試了幾次,煮出的肉丸子味道逐漸變得與父親回憶裡那道菜餚相似。後來,只要父親一回到台灣,這道菜便會出現於我們家餐桌上,安慰他久未經家常菜安撫的味蕾。


  父親在我小四那年,便因工作緣故遠赴中國。從那時起我們聚少離多,母親在上班之餘獨力照顧兩名還在學的孩子,父親每兩個月回來一趟,一次兩週,在中國時則每日使用通訊軟體和我們聊聊天,玩玩當時在通訊軟體上的互動式踩地雷。

  父親常隔著通訊軟體抱怨中國的伙食不甚符合他的飲食習慣,即使宿舍請了煮飯阿姨,過於濃厚且偏甜的調味仍然吃得他口乾舌燥。每次短暫返台,總見他拚命以各種方式撫平鄉愁——聯絡舊友,花上大把時間窩在家觀看中華職棒,或向母親開上兩週的菜單。菜單中大多會出現肉丸子,而一向喜歡以菜餚滷汁配飯的我,也樂於接受這安排。那兩週裡,大家會捨棄往日一人一大盤配置菜餚的習慣,改成四人同桌共食,父親會在飯桌上說說這兩個月內公司中發生的大小事,有時是抱怨,有時是他與夥伴日常中發生的有趣小故事。吃著肉丸子,我總是特別珍惜這一點能和父親相聚的時光。

  後來我們在某次寒假飛往無錫,陪伴必須在新年留中顧廠的父親。趁那一週我們四處遊歷,自然也品嚐了當地最有名的無錫排骨。一入口,我不禁皺眉,過於甜膩的醬汁配上口感略為堅韌的排骨,嚼了幾下後,我便放棄虐待我的牙齒與舌頭。

  「所以我不習慣這裡的食物。」觀察到我表情的父親淡淡地說。我突然懂了為什麼他老是要在回台灣時纏母親滷上一鍋肉丸子。


  長大後我開始入庖廚,回家向母親請教肉丸子的做法。母親帶我上市場買了豬絞肉與蔭瓜,回家後領著我拌豬絞肉、調滷汁與滷丸子。整鍋肉丸子起鍋時,我驚異於煮出從小吃到大的家鄉味竟如此容易,甚至比起自己下廚嘗試的一些菜餚都還簡單。

  「很簡單吧。」母親一臉得意。「這可是你爸從小吃到大的味道。」

  我吃著父親最愛吃的肉丸子,想他在每次離鄉背井時會有多思念這簡簡單單的味道,決定下回他返台時,也要親手滷一鍋家鄉味供他享用。



食譜:
  1. 豬絞肉捏碎。

  2. 蔭瓜剁碎、切好蔥花,混入豬絞肉內拌勻。

  3. 煮一鍋水,倒入適量醬油與數粒八角作調味。

  4. 待滷汁煮滾,將豬絞肉揉成適合入口大小的丸狀後放入滷汁中,使每粒丸子都能被滷汁蓋過並蓋上鍋蓋。滷至丸子內部已熟且均勻上色後即可起鍋。


備註:
  • 若不怕肥肉,豬絞肉可選擇帶少數肥肉與豬皮的豬絞肉,吃起來較香。

  • 絞肉、蔭瓜與蔥花混合均勻後,可將豬絞肉鋪平整後以保鮮膜封膜進冰箱冷凍,需要時再取出退冰。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舌尖上的回憶錄      
本篇作者  :  鮮味炒手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meemoo/my.170813.211627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2 ,  1,500 ,  連載中   8/13 更新
點閱統計  :  55 次, 閱讀值
記錄一下從小到大從家中廚房端出的菜餚。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46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55 人讀過,閱讀值 : 3.2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