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她被清晨設定的鬧鐘喚醒。睜眼後映入眼簾的是上舖老舊的床板,她怔愣了幾秒,飄著淡淡霉味的空氣告訴她,這裡並非生長二十多年的台灣,而是距離萬里之外的美國。

  鬧鐘還在叫。她起身按掉手機裡浮出的鬧鈴通知,原先蓋在身上的毯子滑落。身旁的男人還在睡,單人大小的床舖略擠,男人咕噥了聲,拉起被子轉而面向牆那一頭。

  她略略側過頭,瞥向身後的單人床,沒人,室友整夜不知上哪廝混去了,雖然也不是她的室友。她曾帶男人回房間一次,她的室友對於她未事前告知就讓男人進房間的行為相當不滿,後來她就換去男人房間睡,房間只餘半夜回去梳洗與更衣的功用。

  不過來打個工,住的是員工宿舍,充斥陌生人、本來就沒什麼隱私的宿舍區還怕陌生人進房間?她這樣想,自然沒當面衝室友這麼說,反正室友本來就不喜歡她,加上這條罪名不過是再添了點相互厭惡的藉口罷了。


  她盯著天色漸亮的窗外,手機上顯示七點,今日輪到早班,得早點起床洗漱。這樣想著,她卻一點離開床舖的動力也沒有,只是將臉轉向酣睡中男人的後腦勺。

  短短的髮散在深藍色枕套上,隨著男人的呼吸稍稍起伏。她被蠱惑似地伸手摸向男人的髮,男人稍稍動了一下,按住她覆在後腦上的手。

  「沒事,時間還沒到,你繼續睡吧。」她極輕淺地說。男人用比她要厚實的掌心拍拍她的手背,繼續抱著被子陷入沉睡。她驀地有些淒然,這被子、這床、這房間不是她的,這片腳踩著的土地不是她的,這方才感受到她情緒波動、即使尚未清醒仍記得給她一點安慰的男人,也不是她的。


  他們是在員工報到的第一天認識的。她和他在同日抵達美東,被人力資源部排在同一天進行員工報到手續。他不是一眼見到就醒目的人,但兩人很自然地聊上了,等了多久就聊了多久。美國人的行政效率極差,不過二十幾人報到也搞了大半天,還叫他們自己估算時間後再來,她一面和他談笑,一面抱怨美國人做事如此不敏捷優雅。

  「沒關係,反正也不是天天都要來人力資源部報到。」他無謂地聳聳肩。

  閒談間知道了一點關於他的事:在台灣其他城市唸書,同齡但比她稍長一點,已經有個交往好一陣子的女友。「我原先想和她一起在同個地方工作,但後來填志願時出了一點意外,結果她被分發到美西的另一間遊樂園去了。」他說。「只能等工作結束後再一起去旅行。」

  為期三天的員工訓練結束後,他們被派到同個區域工作,自然也逐漸相熟。身為外地人在異地工作挺累人,除了必須使用非自己母語的語言與他人交談,還可能受到領班的差別待遇。班表過於密集時,被排最多班的總是他們這些外籍生,而眾人時數不足、薪水不夠時,被要求提早回家的,也老是他們這些外籍生。

  有了點革命情感,那區域的台灣人熟得很快,亦包括他與她。也許是價值觀相近,他們倆又比與其他人交情更好,兩人開始排同時段的班,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午休時一起去附近的餐廳用餐,同進同出到身邊一干人開始起疑。

  「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一名朋友某天抓住她問。她沒說話。

  「妳要知道,他有女朋友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朋友又補上一句。她依舊一聲不吭,直到朋友自討沒趣地啐了一口,放開她的手走了。

  我知道。她望著朋友氣沖沖走遠的背影,在心裡默默地回。我也不知道我們是怎麼回事,妳不懂,我比妳更想知道我是怎麼一回事。


  她開始進出他的房間。一次帶他回房聊天、另一次帶他留宿後,室友直截了當地對她說:「妳要帶人進來不是不行,但妳是不是應該先跟妳室友講一聲再來做這件事?還是如果房間有東西丟了,要直接算妳頭上?」她懶得同她們吵,因此再也不帶他回自己的宿舍,轉而去他那睡。兩人擠單人床其實並不好睡,但住員工宿舍也沒多少選擇,她幾次在他翻身時驚醒,房裡正運轉著的破爛冷氣發出轟隆噪音,她回身抱住好夢正酣的他,彷彿攀住浮木一樣,狠狠用腿勾住他的大腿。

  她伴著他的鼾聲再度睡去。夢裡他們在空無一人的員工宿舍裡擁抱,他在她耳邊輕聲說:「我和她分手了。」然後兩人身軀緊緊糾纏,再化不開。

  清醒後方知是夢。她幾乎要笑自己的愚蠢,分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心裡還企盼什麼。


  流言蜚語愈燒愈大,輾轉傳回她的耳中。在這擠了幾千人的員工宿舍區裡,數數會講中文的大約有近兩百人,比例上來算並不多,但兩百人已足夠形成一個小社會。即使不會有人當他們的面大聲嚷嚷,她也總能聽到別人都是怎麼說她的。

  「傻了,他根本沒要跟女友分手的意思,連現在都還在規劃和他女友之後的旅遊,一開始就知道的事還要跳進去。」

  「他女友應該不知道這件事?在這邊已經和她出雙入對了還渾然不知,真可憐。如果我認識他女友就會去告訴她。」

  「她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當小三還搞得這邊人盡皆知,不覺得害羞?」

  她也不想為自己辯駁,因為他們說的都是事實。她來美國第二天就知道他有女友,談笑間老聽他講他女友的種種,眼睜睜看他與女友通話、談及工作結束後的旅遊,但她仍舊陷入了,陷入結局註定不會改變的一場鬧劇裡。

  隻身在異國實在太寂寞,陌生的城市、難吃的食物、不夠熟悉的語言、不友善的工作環境,這些都令人疲憊。看越來越多人與遠在故鄉的男友女友分手,轉而開始了異國戀情,和在此地結識的台灣人、亞洲人、美國人甚至歐洲人交往,也不太在乎是不是露水姻緣,都是因為寂寞啊,她想。

  只是她的寂寞所託非人而已。

  她在午夜嗅著他的味道入睡。她與他靠得如此之近,兩人幾乎貼得毫無縫隙,她一伸手便能勾住他的頸項,像極戀人們相擁入眠的姿勢。可為什麼她還是如此寂寞?

  她一遍遍問自己,卻也沒有答案。


  手機時間跳到七點半,再不起床不行。她放輕力道自床上起身,盡力不吵醒熟睡中的男人。按開手機,桌布跳出兩人笑得正歡的合照,她想起前幾天男人說,待這週排定的假到了,兩人一起去附近的鎮上玩。

  男人抱著本該被蓋在身上的被子微微顫抖了下,她拿起自己仍留有餘溫的毯子覆在男人身上。盯著男人的側臉,她想起張愛玲與胡蘭成私定終身時,胡蘭成寫在婚書上的那句話:「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她無從臆測張愛玲看胡蘭成寫下這話時的心情,或許也是寂寞。

  所託有人,但所託非人。

  她拿著手機走出房門,輕輕將門帶上,不發出一絲聲響。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歲月靜好      
本篇作者  :  鮮味炒手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meemoo/my.170807.181018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已完結   5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18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15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418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18 人讀過,閱讀值 : 4.3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