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參加國宴對我而言是種倒數,我想著還剩幾次,今年是第三次,還有兩次我就能離開土耳其。(如果我能考得上外交官我還會參加很多很多次)

國宴都是辦在同一家飯店,不管是中國的還是別國,這裡似乎是安卡拉最氣派的宴會場地,而且很多國家的國慶都是十月,聽朋友說過幾天德國的國宴也會在這舉行。

原本今天上四堂課,最後一堂老師蹺課了,我提早梳妝,去離學校很近的S學姐家,S學姐說她昨天自己剪頭髮了,她受不了一直被土耳其的理髮師性騷擾(在土耳其大部分的理髮師都是男的),而且土耳其女生剪髮不管長短都是五十里拉起跳,剪的技術和洗髮都沒台灣舒適,學姐乾脆自己剪,她說後面看不到剪得不整齊,請我幫忙,她先將頭髮淋濕,搬了白色小凳子進浴室裡,她將頭髮分成三層,要剪三個層次,第一層最短再依序包覆,其實我也看不太懂,隨意剪剪。學姐說她看剪髮教學影片最後一段說,頭髮乃身外之物,剪壞了不久後就長回來了。靠著學姐的頸子剪,想到三年前還是生疏的兩個人,現在在她家幫她剪髮,已經可以不用對她拘束,隨意說笑了。


我自己換好衣服化好妝後,也請學姐幫我用平板燙整理頭髮,學姐笑著說,有燙又有剪我們真可以開美容院了。留學生總該會些技能。
學姐把頭髮吹乾後,後頸的一半的短髮看起來非常整齊,她穿春花旗袍上衣配西裝褲,有些民初女學生的味道。

花了三千塊左右買了一件新禮服,及膝寬百褶午夜藍緞布上紋上淡粉紅芙蓉,上身是V領,背後開了倒三角形露出整個背,還有一雙同樣價位細黑皮革摺成愛心上部的尖頭細高跟,這些東西一年大概沒穿幾次,但我還是買下去了,我想像我以後是需要體面服裝的人,像是小孩子以為可以靠魔法變身,長大的女人靠得是衣物和化妝,這些總能帶給人一種美好的想像。

坐上計程車前往飯店。宜蘭人不需要計程車,住宜蘭的人大多自備交通工具且每個地方都很近。我到了土耳其後才養成了這個習慣,有時候上課快遲到,手頭不緊我會坐計程車上學,我喜歡安卡拉的計程車,師機老實照跳錶收費,伊堡的亂開價又愛性騷擾除非從車行叫不然都是混蛋。

在國宴前,和外交官和學長姐們開了很多次會,排練流程,練習國宴上的合唱。有一次也邀了政大土文交換生來,他們好像不太想做事,最後一起做事的大都是熟面孔,博士生和學士生,土耳其的老屁股,我很感慨,我也變成留下來的人了,原本可生嫩的土語講得一塌糊塗,誰也不認識。

待慣阿拉伯的外交官林說通常國宴邀學生來就是純來玩,土耳其這邊長期有慣例國宴會請學生來幫忙。大概是政大有土語系的緣故。
阿拉伯國家的留學生少,所以也不能做什麼,長官講完話大家吃飯,活動結束。
土耳其例年來都會展文化攤位,像是試穿東方傳統服飾,茶攤,書法攤(將土人名字翻譯成中文再用紅紙寫給他們)。土耳其外交官的人手不足,幾乎所有安卡拉的留學生都會來幫忙顧攤。
在歐美更多留學生的地方,則是僑胞充足,留學生通常沒資格來,德國的國宴甚至會要求留學生繳費來抑制學生參加的數量。
其實留學生要參加國宴挺不容易的。

在計程車上學姐問我覺得在土耳其最痛苦的時候是什麼時候,我說是剛來第一年。
那時處處受欺負,遇到磁場不合的台灣人,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看到台灣人會怕,或是說我看到政大土文心裡就警戒。和室友處不攏,第一次和室友相處自然會有些磨和,室友還是從遙遠的非洲來,有許多文化衝突。土語講得不好,語言學校壓力很大,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待下去。2015年也有好幾起爆炸案,沒現在安定。我還記得那時常有一樣是獎學金的外國學生崩潰大哭。

還好那些都過去了,難以想像我現在可以回頭看過去,都已經這個時候了。

這次國宴留學生們會一起合唱,要唱〈四季紅〉、〈丟丟銅仔〉、〈望春風〉,還有美術系的博士生學姐能表演現場揮毫和唱崑曲,博班學長從小練國樂笛子能為我們伴奏和指導合唱。
比以往繁忙,國宴當天要採排,吃飯吃到一半就是上台表演的時間,大家也沒好好吃飯。
唱台語歌時,看到台下長期待在土耳其的僑胞十分享受的樣子,這些歌是為了離家鄉遙遠的台灣人唱的。
之前跟三十代的學長聊過,他們那時代說台語是羞恥的事,這個時代台語歌能登上國宴的大雅之堂。

當忙完好好吃飯時,賓客盡散,剩下的菜都是冷盤,今年客人較往年多,約莫兩百位,映象中往年大菜都是多到可以包回家,今年食物清個空盤,通常拿來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糖霜國旗蛋糕也被切來吃。

我到我顧的茶攤時趕緊脫下高跟鞋換上平底娃娃鞋,腳指頭被壓得麻木,漂亮的樣子都是有代價的。
幫忙顧貪的好處是總有個座位,西方的宴席通常只有小原吧台BISTRO,讓人扶著放飲料餐食,宴席的過程得站整場,這對著高跟鞋的女人實在太痛苦了。

看著閃電泡芙形的巨大水晶燈閃閃發光,比我戴的黃水鑽耳環耀眼,我最討厭戴水鑽做的飾品,因為不是真的帶給人羞辱感。

閒聊吃飯時,被稱讚我妝化得好。
其實化妝對我而言是著色遊戲,先把臉皮抹上BB霜飾平,有瑕疵的地方再抹上CC霜,最後再用中國朝貢貿易的貢品謝馥春鵝蛋粉修飾,就能得到一張可以點綴的白紙了。我用腮紅畫出血色,咖啡色眉筆把白紙下的的眉毛勾勒出來,褐色眼影膏塗滿摺好的眼皮,睫毛膏把細小平日不注意的存在變得像外國人般外翹又纖長迷人,最後綴上唇色,這些化妝的步驟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塗出邊線。

我每次化好妝都很豔麗,可能是眼睛大,鼻子大,嘴唇大臉也大的關係。
這次穿的晚禮服,買時我沒穿內衣試穿(我習慣不穿內衣),換上內衣後,雙乳集中,變得很豐滿,V字領裹住半球,學姐說有些太露,我想還不算失禮貌,一年也就露這一次。

會場只剩場內人時就是散會的時間,和學姐學長們一起搭計程車回去,學姐很感慨地說:「我們排練了這久,在一個晚上短短幾個小時就全部結束了,好不真實呀。」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5.10.17國宴      
本篇作者  :  若言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less6927/my.171006.061721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2,273 ,  連載完   10/6 更新
點閱統計  :  47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4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7 人讀過,閱讀值 : 0.9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