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不是過客

  也沒有刻骨銘心

  可是不會忘記

  如曇花般的短暫身影

  曾經出現在你的生命裡

  沒有絢麗

  卻留下清晰的痕跡


  血濃於水的親情

  帶著含淚的回憶和遺憾的思念

  別離


  然後期盼

  來日相聚



  有些故事無法輕易埋葬掉,想遺忘,卻又不願抹滅。為了緬懷過世的弟弟,我曾經這麼寫過,自己總試著把逐漸模糊的身影,燒刻在記憶之中。雖然那時我還只是個懵懂的四歲孩童,卻也明白每個人是多麼期待他的降臨。

  畢竟,「活著就是一種幸福。」

  所有的一切纏成一條鎖鏈,然而當時,卻面臨斷裂瓦解的危機。不知是否是上天太過無情,殘酷的現實將我們的企盼狠心摔落,幸福像是棄子被遺忘在角落,即使相信有奇蹟,卻知道不可能發生在弟弟身上。他被醫生宣判患有罕見的先天性心臟病,在榮總的紀錄中,病患沒有存活超過一歲,加上身體還有許多缺陷,即使幸運的熬過去,往後的生活,注定要拖著抱病的殘軀度過一生,看著嬌小的身子卻得不斷地與病魔搏鬥,全身插滿管子,這叫做父母的於心何忍?父親曾說要盡力搶救,而母親卻希望讓他解脫,比起年幼無知的我們,他們更懂得「死亡」也意味著「失去」。不是殘忍自私,懷胎十月,母親又何嘗捨得?只是,對於一個無法正常過生活的孩子,不論是誰,亦是承重的負擔。

  當年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待在醫院,爸媽耗盡心力,花費龐大的時間在照顧他,其實我對弟弟的印象不深,有許多事情是在長大後才由母親娓娓道來,我們見面的時間極少,屈指可數。我常常在想,恐懼的不只是弟弟的死亡,更擔心失去所有熟悉及所能依賴的事物。心臟病,是多麼無法預料的疾病,就算不應該,偶爾還是會慶幸地認為他那麼早走並不是一件壞事,假使他還活著,我總害怕他有一天會突然離去,就在我一不注意的時候……。隨著時間的沖刷,早已結疤的傷痕,依舊隱隱作痛。曾經,母親總是拿著弟弟的照片偷偷掉淚,雖然現在聽著母親看似淡然地訴說往事,我仍感到心痛,而寡言的父親,即使不曾開口,心情也是跟母親一樣的吧!他沒有機會見這世面,短短的半年,唯一的嘗試就是只能拼命地和死神拔河,不知道下一秒,還能不能聞到清新的空氣--就算是瀰漫著藥味的空氣。

  面對弟弟的早夭,那是每個人心底的一個缺。沒有任何止痛劑可以紓解我的悲慟,那種刺骨的灼熱感,深深地烙印在過去、現在、甚至每一分每一秒,回憶無所不在,卻又像是──從來不在這裡。或許,只能期望在有限的生命裡,依賴時間,試著將這種不安感昇華。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忘掉他,也花很長的時間去想他,能否說,你我只是沒有緣分罷了?

  親情的羈絆讓人眷戀卻又心碎,即使充滿無奈,感嘆為何只剩連感情都無法培養的時間,不真實的存在感,殘酷地提醒早已失去的事實,縱然弟弟離開人世是無法改變的,但他永遠是我們家的一份子,每當看到家中有罕見疾病的孩子的報導,心中不免感慨,或許,和他們比較起來,我們確實幸運許多。沒有真正體會過,有誰能理解當家人的那種辛酸?而這時,我總會不住地想起他。

   寫於 2011年​3月26日 下午11:46

  生澀稚嫩的筆觸,那是身為姊姊的我,幾年前寫給弟弟的悼念信,未經修改。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來不及說再見,予你。      
本篇作者  :  短眉毛小姐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athena487328/my.180525.110143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1,378 ,  未說明   5/25 更新
點閱統計  :  158 次, 閱讀值
生澀稚嫩的筆觸,那是身為姊姊的我,幾年前寫給弟弟的悼念信,未經修改。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23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58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58 人讀過,閱讀值 : 3.4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