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應觀眾要求(並沒有),小弟就來補一下認識 X 的經過吧。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和學長 T 約好了下班後去他租屋處拿東西。我們抵達後,學長掏出鑰匙開門,是間勉強能住兩人的小套房(雖然目前只有他一個就是了)。

 「你有要吃飯還是洗澡嗎?」
 「蛤?」
 「啊不好意思,搞錯人了。」

 我想也是,這話雖然很多人愛聽但從同性嘴裡說出來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過怎麼會突然提這個?搞錯人?

 「你如果不急的話那我去洗個澡,大概三分鐘就好。」
 「OK 啊,倒是我逛一下沒關係吧?」
 「沒什麼好看的喔。」

  T 關上門,我再度環視屋內一遍,確實,不說的話我還以為這裡是樣品屋,不愧是奉行極簡主義的學長。

 叮咚!突然有人按了門鈴,看來我只能先去幫忙應付一下了。

 「哈囉 ~ 很 Surprise 對吧?」

 門外,拿著一盒 Mister Donut 的 OL 衝進來,差點就撞到我。

 『你/妳誰啊?!』

 萬萬沒想到自己能有機會說上這句台詞,還是跟個不認識的女生一起,而她就是學長傳說中的女友 X ,由於 T 從沒提過此人,所以這還是另一位和他很要好的學長 Y 跟我說才知道的(然後現在才想起來= =)。



 經過一番解釋後,我想誤會應該已經澄清了才是。

 「原來是同事 A 啊。」

 A 是多餘的,這位大姐。

 「好失望,還以為 T 終於肯帶男人回家了說。」

 妳是等著抱孫子的老媽媽嗎?而且為啥要逼人家出櫃?

 然後她無視坐立難安的我開始滑手機,說好的3分鐘呢?穆斯卡上校都等不下去了學長怎麼還在浴室裡?話說我好像聽到了毛刷的聲音,這種時候你就別洗浴室了快和黴菌一起出來招呼女友啊!

 「吶吶~」

  X 突然停下手中的作業叫了一聲,我差點沒跪下去磕頭說皇太后聖安。

 「是?」

 微臣惶恐。

 「你怎麼這麼安靜啊?」

 我苦笑,不然妳要一個和別人女友共處一室的男生怎麼辦?很尷尬的啊!

 「都不覺得現在是 NTR 的好機會嗎?」

  HAHAHA,是想說我們公司名字口誤了是吧?畢竟都是同一個字母開頭嘛 ~ 容我再確認一下,N 什麼?

 「不好意思,您剛才是說 ‧‧‧‧‧‧」
 「N ‧ T ‧ R。」

 那三個字妥妥地又重複了一次,聽來還有點銷魂。

 「New Type Revolution?」
 「NeToRare。」

 大姐啊────我幫忙找台階下結果妳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我什麼都沒聽見!!!

 「騙你的啦~還當真了咧!」

 她拍手大笑,看起來挺幸災樂禍,拜託妳去玩手機別玩我好嗎?

 「那個,我覺得花心不太好 ‧‧‧‧‧‧ 」
 「安心吧!不管我心裡有幾個男人,裡頭絕對少不了 T 。」

 哩供夏妳說啥?這是要我安什麼心?咱不如直接去安太歲了啊!!拜託妳別一臉得意了直接閉嘴好嗎大姐?

 然後頭綁毛巾的學長走出浴室,正好撞見這一幕。

 T「這樣啊,太好了呢。」
 X「是吧?」

 兩人相視而笑,看似平靜的溫馨小劇場卻無法掩蓋我心中的波濤洶湧。

 好你個頭啊學長!那可是花心、劈腿、戴綠帽啊!你的存在也太卑微了吧?!喔喔 ‧‧‧‧‧‧ 好想回家、好想回家啊(窪田正孝調)!



 「啊對了,來、禮物。」

  X 上繳了那盒 Mister Donut ,態度有點『嗟!來食!』的感覺,話說我為啥還在這裡?

 「謝謝,那我明天──── 」

 學長正轉身要把東西收進小冰箱,卻發現 X 始終眼巴巴的望著他。

 「 ‧‧‧‧‧‧ 要吃嗎?」
 「要!!」

 看著高舉雙手大喊的她,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幼稚園小朋友,話說這應該就是『送禮自用兩相宜』的最高境界了,簡直專業資源回收。

 於是他迅速弄好摺疊桌、並擺上盤子和刀叉,動作如此嫻熟我想這大概是固定戲碼了,不過那隻麵包刀到底是 ‧‧‧‧‧‧ 唰唰!!特級廚師的刀工將所有甜甜圈切成精準的三等分,原來如此,偉哉我學長。

 接著 X (對,又是她)伸手抓起三個不同口味的1/3多拿滋,巧妙的用五根手指把它們固定成了一個完整的同心圓,接著擺出小智收服寶可夢的經典動作,只差沒喊「我得到多拿茲了!」這樣。

 「怎麼樣,厲害吧?這樣就可以一次吃三種口味喔。」
 「可是咬一塊起來的時候不就垮了?」
 「哼哼,你還嫩著呢!」

 她嘴一張,只見剩下的兩個1/3在精巧的操作(?)下迅速地被合一個左右對半的橢圓型,手速驚人。

這素吸藥計鼠的這是需要技術的。」她說。

 請妳先把嘴裡的東西吃完再說話好嗎?

 最後,我的叨擾也告了一段落,說好的綠蘿(不是黃金葛,雖然很像)入手,可以回家了。臨走前,我看著滔滔不絕的 X 和一直靜靜聆聽著的 T,開始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相識相愛是種很奇妙的緣份。

 「噢、你要回去啦?」
 「打擾了。」
 「不留下來過夜啊?」
 「跟誰?」

 可能是想快點離開的關係,我用不知哪吃來的熊心豹子膽回了這一句(其實是想暗示她我目前電燈泡 ing 來著的),結果 X 嫣然一笑,翻開了陷阱卡。

 「當然是你學長啦!」

 是錯覺嗎?我總覺得她看起來有些興奮 ‧‧‧‧‧‧ OH、我早該發現的,是『那個』啊!學長的女朋友是 F 開頭的『那種生物』啊!!

 「不、不用了。」
 「那下次再說吧!」

 下次?!對不起我不應該說那種話的,快讓我離開吧(永遠的)!!謝天謝地,她當下也沒有深究的打算。

 「那就掰掰啦,同事 A 。」

 A 是多餘的!!!!!



 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距離下次再看到 X ,已經是一年後的事情 ‧‧‧‧‧‧ 咦?這麼說來我每年都會慣例地看到她一次嗎?不好,快來個人救救我啊!




回首頁


貼上  |  取消
+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生活雜記      
本篇作者  :  有栖森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arisumori/my.170713.205719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文體類型  :  散文 新世代文學
作品進度  :  51 ,  46,930 ,  連載中   1/10 更新
點閱統計  :  784 次, 閱讀值 0.5
不是名筆、亦非文豪,
沒有曲折離奇的人生、更無千載奇遇的經歷,
這裡有的,只是那些替平凡足跡所寫下的日常印記。
自我
人群 社會
鬼怪
台灣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32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3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3 人讀過,閱讀值 : 2.0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