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子夜前,你拎著兩包鹽酥雞,走到我家樓下發訊息給我,讓我下去接你。
縱使沒有事先約好,但我大抵猜想的到你為何而來。我將公投開票即時公佈的網站從網頁裡刪去,將電腦休眠後,套上外套下了樓。

「很冷嗎?」看著你頸部圍上的圍巾,拉開大門的我先開口寒暄。
「心更涼。」你半開玩笑似地回覆我。

進到電梯裡頭,太過明亮的白光讓你泛紅的眼眶顯而易見,抿得緊緊的唇瓣坦白著你有多麼壓抑。電梯升上了七樓,我按著開門鍵讓你先走出去,然後你的眼淚忽地撲簌滑落。

「你看到了嗎?」你眉頭蹙得緊,帶著哭腔向我問,我知道你說的是公投。
「看到了。」我走出電梯,逕自接過你右手提著的鹽酥雞,掏出鑰匙讓你進門。
「為什麼會這樣?」你坐在沙發上,手指捏緊大衣的衣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問我。

我甚至不曉得該和你說什麼?又能和你說什麼?我也同樣失望難受,看著你如此向我哭訴,我更是心疼。
你幾乎不曾缺席過任何一場遊行和活動,平日下班或假日有空時,你也總是拉著我到街頭發傳單,披著彩虹旗無畏的向大眾喊話。

心疼、我很心疼。之前你哭著告訴我,你的伴侶的父母三番兩次到你家喧嘩、鬧事,揚言若是你不和她分開,他們就要傷害你的家人,然而這一切都僅僅是因為,你和她都是女孩子。
我沒有辦法忘記,當時說著這件事的你,淚中帶著淒涼的笑意,甚至彎著嘴角說:「最殘忍的是,經歷著這些的人們,不只有我和她。」

不只有我和她;不只有你和她。

「我不知道為什麼。」沉默了好久,我好不容易擠出這七個字回答你,而後哽咽。
你便放聲大哭,好像要將心肺都撕裂的哭著,我伸手將你攬進懷裡,一次又一次撫順你的髮絲。

你還曾經笑著對我說:「她爸媽坐高鐵到我家鬧事的車馬費,搞不好都能讓我買一間房子了。」你甚至還說:「坦白講,我希望她能住到更遠的地方,這樣子,或許我可以不用這麼擔心哪天我爸媽也跑去騷擾她。」

你們不僅是遠距離戀愛,更是為世人所不接受的人們,到底該有多辛苦,才能抵達彩虹的那頭?

後來你哭了很久,把眼睛給哭得很腫,原本的雙眼皮也被眼皮撐到消失了。
吸著鼻子,我們裹著羽絨被,吃著冷掉的鹽酥雞,重新看著電腦螢幕上每分鐘自動更新著的公投開票網站。

「你和她下次什麼時候見面?」刺起一塊杏鮑菇,我問道。
釋放完情緒的你平靜許多,嚼完口中的甜不辣後說:「不知道,可能年底吧。」
「嗯。」我應聲。

天還未亮,我們的鹽酥雞也還沒吃完,她便進入了夢鄉。我拿起手機,拍了張她睡著的照片發給她的伴侶,並打上幾句訊息:「她沒事,你也好好照顧自己。擦乾眼淚,要一起走下去。」

天還未亮、天還未亮,路的盡頭也還未能看見,今天以後,我們還是要牽緊彼此的手,點亮虹光。
握緊我的手,即使很痛、很絕望,我們都要站起來,打贏這場戰役。

這條路,我們一起走。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我們還要牽著手走下去。      
本篇作者  :  葎茶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amber911210/my.181125.015904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1 千字,  未說明   19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120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48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20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20 人讀過,閱讀值 : 2.3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