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林雨的喪禮極其簡素,告別式那天出席的也只有寥寥數人,家人、妻子、編輯、兩三位好友,就這樣而已。

  誦經的時候李宜婷有點不安地搓著指頭,香的握柄紅色染料沾染其上,沒用肥皂暫時是洗不掉了。

  他並不是沒有參加過喪禮,但是這是林雨的喪禮。
  死掉的人是林雨,李宜婷就沒有辦法保持冷靜。

  棺木裡的林雨絲毫看不出死因,他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或許這該歸功於大體化妝師,但是李宜婷真正想看的,是赤裸的林雨的樣子。

  林雨的妻子看上去平靜而憔悴,無聲地向著觀禮的人們鞠躬。他長得並不好看,李宜婷失禮的在心裡評斷。身材壯碩又高大、頭髮剪了很踢的那種短髮,怎麼看都不是林雨會喜歡上的類型。他還記得好久以前想將留了好久的長髮剪短,是林雨阻止了他。
  「你留長髮比較好看呀,」林雨說。「嫌熱的話紮起來不就好了?」

  林雨是怎樣和他的妻子相遇、又是怎樣決定要將自己託付給他呢?
  恍惚地猜測著,李宜婷知道,他所猜測的哪個都不會是真正的答案。

  對於林雨之死本身,李宜婷倒是沒有多少驚訝。
  事實上他等這張訃聞等很久了,等太久了,久到他都要懷疑自己會比林雨先死掉。但是他不曾忘記自己的諾言,他們約好了的,他必須得出席林雨的喪禮。

  火化的過程是安靜的,沒有人哭泣,好像大家並不多為一個看似擁有大好未來的青年作家的英年早逝感到遺憾。

  怎麼沒人出聲呢?依照傳統,這個時候應該要--
  李宜婷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引起別人注意。但是他不想要被注意到他在現場的這個事實,儘管參加林雨的告別式的人數少,李宜婷依然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群體。

  『火來了,趕快跑。』
  最後,他折衷地用唇語喊,衷心地盼望林雨能夠聽見,若是林雨的魂魄真的還在這裡,他希望他能聽見。

  李宜婷看著小窗裡熊熊燃燒的火焰,他知道自己有一小部分也隨著林雨的死燃燒殆盡了。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因他曾經和林雨在雨中奔跑,牽著的手即使因雨水滑溜也沒有放開,雨水在皮膚上的觸感直至今日李宜婷都還會夢到。

  李宜婷知道自己是不會感到後悔或憾恨的。對於缺席了林雨的後半人生,李宜婷並不後悔,只要是李宜婷自己做的選擇,他就不會後悔。就算有甚麼情緒在裡面也很清淡,最多最多就是無奈。

  但是在火化結束以後,他忽然好想哭。他發現自己其實很想知道,他不在的時間裡,林雨是怎麼過的?又,林雨是怎麼死的呢?

  但是他問不出口,他感覺問了,李宜婷就不再是李宜婷了。

  在儀式結束後,他只是淡淡地對林雨的妻子說了一聲保重,就撐起便利傘打車回到住所,讓林雨真正地消失在自己的生命。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林雨的喪禮      
本篇作者  :  水蘊草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Ari-H/my.190310.031217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1 千字,  已完結   11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63 次,  閱讀值
同志文學
突然想寫寫喪禮,於是寫的短短的練習。
從噗浪搬過來的。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1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3 人、總計 63 人讀過,閱讀值 : 1.0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