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一,收藏家

  當那漂亮的男人被發現時,他還沒有死亡。

  警方封鎖了現場。

  那現場就在城南的郊區,也就是在那個開了十幾家葬儀社、火葬場之後的廢棄工業區。三年前,縣政府為了促進經濟發展,決定把這縣工業區移到城北去,並擴大建設,所以這三年間,原本留在這裡的公司與產業工廠全都移到城北區,直到事發的今日,也就是距離這兒發現那男子的今日,同時也是距離這地方正式拆除還有半月的今日,這裡早已人去樓空,雖然建築還在,多半是鐵皮屋與沒有美感的三層以下的水泥屋,但不論是哪種屋子,裡頭都積了半年的灰塵,平時又沒有人走動,所以整個城區一下子便成了就是白日去也讓人覺得怪異的安靜之地,除了貓啊、狗的這類小畜牲願意在裡頭棲息流浪收容所,因為沒有食物,所以沒有烏鴉,但若硬要問起有沒有鳥兒在這裡停棲,恐怕沒有,就算這裡雜生的小樹,鳥兒也不會像害怕沒有人氣的人類似乎從此遺棄此地,但也僅僅是在白天會在此地逗留,到了夜晚,便成群而去。

  或許是因為這個廢棄城是在那一系列的火葬場與葬儀社之後,這地自從人去樓空之後,如果工業區廢了,也沒人願意往這方向多踏一步,所以拆建築的承包商為了節省經費,連隔離的鐵皮都沒搭,只用一條掛了無數個警鈴燈圍著,而這條警鈴掛燈,說來也挺陽春的,雖然是警示的鈴,但到晚上卻也不亮,為得是省電。

  然而,警方到達的時候那本來只有一條警鈴燈圍住的城區卻不只一條警鈴燈。

  燈的電線,在城裡高密度的懸起,地上、天上、街邊,交錯地宛若掛了紅鈴的網。

  那景象,白天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卻讓警方毛骨悚然。

  來到這第一現場的他們,站在男子被發現的地點,並看了那漫天不再發亮的「紅鈴」,他們很輕易就能聯想到,就算他們不知道事發的過程,卻依舊能描繪出那樣猩紅的景象,一個男人,躺在那本來當作諮詢檯、雕琢並嵌了銀絲圖騰的桌櫃上,桌櫃上還鋪了市價幾乎要百萬純狐皮草,那皮草沒有沾血,而一個漂亮的男人,就這麼躺在那皮草上。

  這景象……何其華麗,對任何人來說。
 第十一個夢      
本篇作者  :  獅子獵殺者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Akinetoalien/my.160509.032001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64 ,  41,844 ,  連載中   5/3 更新
點閱統計  :  628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628
|
*
讀取縮圖中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628 人讀過,閱讀值 : 7.8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取消




(登入)